萤火绘屏

一个没有cp洁癖,喜欢各种瞎搞的沙雕网友。

【水壶】 18岁的生日礼物

-Jackeylove x iBoy

-聊天体

-三禁,勿上升

马上就是狗ad生日啦,摸个聊天体小段子,大家随便看看吧^_^

祝喻文波生日快乐!

这图看得我想站邪教😂

恨入圈太晚,
我还没有把手伸向舅夜,
就已经毕业了😂😂😂

【水蓝】 胡茬

-流水账,一章完,主要是为了强烈谴责小宝蓝赛季初不剃胡子的行为

-三禁,OOC怪我

-感jio还是没写好,感谢大家用爱包容我

————————————————————————————

关掉水龙头,用浴巾随意擦拭一下身上的水珠,王柳羿目光空洞地望向泛着雾气的镜面。

赢下比赛后,心情终于放松了些,连带着脑子也不像之前那样胀痛。春假赛的折戟使少年在这个赛季更为拼命地训练,以近乎变态式地要求自己。无论是还未来得及剪的刘海,嘴边粗糙的一圈小胡茬还是眼睛周围的一片青黑,都默默诉说着少年最近的作息情况。可人终究不是铁打的,高强度的训练让他疲惫不堪,最近几场比赛,他甚至要靠喝咖啡吊着精神。

王柳羿觉得自己现在的状况肯定十分糟糕。前几天有比赛的时候都是喝了咖啡晚上睡不着,可现在自己吹着头发,却差点就地合眼,要不是手一放松吹风砸到了头上,王柳羿觉得明天自己一觉醒来可能就是躺在厕所的地砖上了。

巨大的困意甚至抵消掉了头上的痛楚,王柳羿强撑着最后一丝理智吹完了头发。

咚咚咚……

刚要套衣服,就听见一阵敲门声。

“谁呀?”刚问出声,王柳羿就暗骂自己蠢,大晚上的双人间,还能有谁?

“蓝哥,是我,让我进来,找你有事。”熟悉的声音,正是自家AD无疑。

“等一下。”赶紧套上大一码的T恤睡衣,王柳羿上前撤掉了浴室的锁。

年少的AD还穿着一身队服,一身的冷气,与刚刚洗完澡,浑身热乎乎的王柳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显然是才外出回来。

“干嘛?”见到自家AD后稍微恢复的一丝清明,又被转瞬而来的困意击退,王柳羿祈祷着喻文波最好没什么大事,好放自己赶紧去上床睡觉。

喻文波显然没有意识到自家辅助的不耐,兴致勃勃地从购物袋里拿出一把还未拆封的剃须刀,得意地晃了晃,纵使是天生一张英气的脸庞,也藏不住少年脸上那意味不明的笑容所散发出的狡诈气息。

“蓝哥,你知道吗?我微博私信和粉丝群都炸了,他们都在问你的胡子是怎么回事,万人血书求我帮你把胡子剃了耶。”喻文波十分夸张地摆出一脸委屈的模样,可惜说到后面,他自己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胡子?胡子怎么了?不是个男人都有的东西吗?”清醒了一点,王柳羿没好气地说道。最近忙着训练,一向注重形象的自己反而的确没怎么注意这方面的事,顶着一张沧桑的脸庞,照样对着万人关注的直播镜头打比赛,接受采访。

这对以前的王柳羿来说或许是不可能发生的事,可有了第一次后,他才发现这其实也没什么,心中并未有想象中的那般在意,自然就有了第二次,第三次……到最后,王柳羿自己都快忘了该剃胡子这事了。

“看看以前的王六一多可爱,再看看现在。蓝哥,你再不剃胡子,别说粉丝,我都要嫌弃你了。我要是打游戏打着打着一转身看到你这副样子,你不怕我吓得手一抖,做出什么神奇的操作吗?”

王柳羿不知道今天喻文波是不是找到了“给自己剃胡子”这种有趣的事做,整个人戏精上身,边说还要边配合着摆出一副扭曲的苦瓜脸,难看死了。再说了,他喻文波有什么资格嫌弃自己,我王六一自己都没嫌弃自己呢。

王柳羿刚要回嘴,转眼想想自己最近也的确没什么时间打理自己,不如就顺水推舟,干脆让喻文波帮直接自己解决了好。

“行吧。”叹了口气,王柳羿无奈地点了点头,“我困死了,你帮我剃吧,免得我一手抖直接划道口子出来。”想想之前吹风机砸下来的阵痛,王柳羿还是有些忌惮。

喻文波没想过王柳羿会这么轻易地答应,更何况还是让自己帮他,是以此刻表情十分精彩,倒是逗得王柳羿轻笑出声。

…………

“蓝哥,你洁面了吗?”

“嗯。”王柳羿耷拉着眼皮,从鼻子里哼出一声,随即坐到了马桶上,靠着后方的墙体。到底是困,所以还是合上了眼。

这边喻文波将毛巾用热水浸热,小心地捂在王柳羿的下巴上,待小胡子差不多软化后,又拿过剃须膏抹在王柳羿的脸上。等待的时间有些无聊,喻文波保持着一种似马步而非马步的姿势静静端详着自家辅助的面庞。

昔日白净可爱的人儿因为过长的刘海和胡茬显得整个人沧桑了好几岁,看得喻文波的心一阵一阵地抽。最初的时候,喻文波还会嘲讽一下王柳羿最近这副邋遢的形象,过了几天,喻文波才发觉自家小辅助是真的训练魔怔了,丝毫没有要收拾一下自己的觉悟。喻文波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偏偏他又不愿把这份心思表现出来,整天还是跟个没事儿人一般。好不容易今天赢了比赛,刚到酒店他就风风火火地跑去附近的超市买工具,最后还假借着粉丝的名义来催促王柳羿。就凭这,喻文波觉得自己最近挺傻/逼的,明明只是关心正常队友地关心王柳羿的不修边幅,关心他的睡眠作息,关心他的身体健康,怎么就还不好意思说出来,不好意思让他知道呢? 

喻文波脑袋瓜转了一圈,也没想清楚自己的反常,烦躁地抓了抓头,才后知后觉着时间差不多了。起身去拿剃须刀,他怕王柳羿被吓到,试探性地出声:“蓝哥,我要开始刮了?”

身前的人没有反应,反而是一道道均匀而修长的呼吸喷在了自己脸上,痒痒的。

喻文波看不见的是,被王柳羿温热呼吸所抚摸过的自己的脸庞,泛起了一阵阵可疑的红晕,是寂静深夜里少年心间一颤的唯一证据。

伸出手轻轻推了推王柳羿,又再喊了几声:“蓝哥?……蓝哥?”

看着依旧毫无反应的人,喻文波心中既是无语又是心疼。随即还是拿起了剃须刀小心翼翼地替王柳羿刮起了胡子,内心一遍遍祈祷着王柳羿可千万不要来一个突然起身什么的操作,虽然自己平时没有什么表示,但心里还是承认自家辅助可爱兼软,他可不想成为把自家辅助搞破相的罪人。

好在王柳羿的胡子不算多,不一会儿就完工了,用毛巾帮王柳羿擦干净后,看着那熟悉的白净脸庞,喻文波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

到底不可能真哭出来,冷静下来,喻文波开始犯难了,这怎么办呢?总不能让自家辅助今晚睡马桶吧。

“蓝哥……”喻文波轻轻晃了晃王柳羿,没有得到任何反馈。

“蓝哥……”喻文波试着加大了力度,还是没有得到任何反馈。

“王柳羿!!!”经历一番思想挣扎后,喻文波附身来到王柳羿耳边,用尽全力吼出了王柳羿的名字。如果声音能输出的话,喻文波此刻的音量一定是一套秒人的那种。

“卧槽……”一向性子温和,连偶尔说粗话都能说得像在撒娇的王柳羿,此刻真真正正地骂出了一句粗话。被喻文波惊醒,他在整个人意识都还未完全恢复的情况下,就已经感觉到左耳传来的阵阵麻木,让他一度怀疑自己明天是不是该去挂个耳科。

“蓝哥,你终于醒了!胡子刮好了,快去睡觉啦。”喻文波此刻真想谢天谢地谢佛祖,甭管王柳羿是不是真生气了,能叫醒就不错了。

有没有生气王柳羿不知道,他还没来得及跟喻文波计较,困意就再次席卷而来。

“困,就睡这儿了。”打了个哈欠,王柳羿吐出一句含糊不清的话,就再次闭上了眼。

喻文波觉得自己活这么多年,今天真是长见识了,还没见过有人困能困到这种地步的。但王柳羿脑子不清醒,自己的脑子可清醒着呢,今晚还真能让王柳羿把这马桶给睡了?

草草地收拾洗漱了一番,喻文波换上自己的睡衣,重新走进浴室,直接一把把王柳羿拦腰抱起。巨大的动静再一次吵醒了刚刚入睡的王柳羿,花了三秒钟认清现实后,王柳羿吓了一大跳。

“喻文波你疯啦?放我下来。”

“你才疯了,睡马桶。”

到了床边,喻文波稍稍松了口气,将自家辅助放到了床上,顺着也一起倒了下去。

关灯,盖被,躺平。

…………

“道理我都懂,可你为什么要睡我床上?”被喻文波手脚并用地锁住,王柳羿觉得自己的好性儿今晚差不多是被困意和喻文波磨得七七八八了。

“你不是困吗?管那么多干什么?睡觉睡觉。”瞧见被发现,喻文波自知理亏,赶紧转移话题。

“可是……可是你这样我怎么睡的着啊?”

“你刚刚不是在马桶上都睡得着吗?怎么现在躺床上了反而睡不着了啊?小宝蓝。难道我在你心里连马桶都不如?”喻文波起了兴致,开始打趣起王柳羿来。刚刚那个打死都要睡觉,睡马桶也在所不惜的人去哪了?

“没……没有啦,就是有点不适应啊。算了,睡了……”被喻文波这么一闹,王柳羿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暗骂一声喻文波不要脸,翻了个身去不理他。

看到自家辅助这副模样,喻文波有些好笑,但笑完还是正了正脸色,唤了一声蓝哥。

“嗯?“入耳的是王柳羿的一声低咛,听得出来困意上来了,怕是快睡着了。

“以后别那么拼了,累坏了身子是你自己的。”夜晚到底更适合吐露心声,喻文波挣扎了一番,终究还是鼓起勇气,把憋了小半个月的关心话语说了出来。

但回应少年的只是在静默中被放大了数倍的呼吸声,除此便再没有任何回响。

喻文波吃了个鳖,又不知王柳羿是真睡着了还是装睡,心里窝了团火十分不好受,索性起身附到躺下的人耳边,咬牙切齿地撂下一句狠话。

“王柳羿,我不管你听没听见,反正以后要是到点了你还不睡,我就像今天这样,把你抱回房里,锁在床上睡觉,知道了吗?”

说完重新躺下,只是搂在自家辅助身上的手又更紧了紧。

…………

夜很长,少年AD不知道的是,怀中小辅助憋红了的脸,和他心里一遍遍默念的

喻文波大猪蹄子!